花远咕咕咕

有闲阶层追求者

日。

我到现在还有生命体征的意义在哪里啊。

我好喜欢饼饼😭

【藕饼】动如参与商 | 第一回

私设如山,估计BE

志怪题材,偏爱豹豹





“真人——”

 

“不必说了。他们两人的命,诗曰:动如参与商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敖丙!”哪吒从梦中醒来,然后气喘吁吁。

 

丑时更响,打更的脚步声拖沓的很,哪吒随手抓起枕边的物什想扔出去,触手发现是一个冰凉的海螺。

 

哪吒顿了一下。这是他梦里那个人,敖丙,亲手递与他的。

 

但他生长到这么大,却从不知有如此般一个人存在。能证明他在这个世上或许真有一丝活息的、似只有这个海螺。

 

哪吒微微扶一下头,看着自己手腕处的伤疤,上面纹一只赤红的铃铛。


他知自己记忆有失,却从不关切。

 

此铃铛何意,并不关心。此海螺何用,并不关心。敖丙何人,与自己有何干系,是否活在这世上,并不关心。

 

他是哪吒,他天生恣意,千万烦恼皆不关心。

 

热忱在外,实则冷骨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先生,我昨夜又发梦了。”哪吒清早见到太乙真人只是不经意间一提。

 

真人顿一顿,问他:“你真对这些混事毫不关心?”

 

“不关心。”哪吒很干脆,“我的未来,何苦为一个梦拘束。”

 

“你说的对。”老人笑一笑,捋捋胡子,“来,今日,该教你参商了。”

 

“参商咒?”哪吒一愣。

 

“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。参乃西宫白虎的参宿,商乃东宫苍龙的心宿。参宿在西,心宿在东,两难相见。”太乙真人缓缓说。

 

太子书房内烧了提神香,淡淡的薄荷草气在窗格间飘渺。

 

“故凡中参商之咒,必为两人。”

 

“此咒若生效,会如何。”哪吒心里已有八九。

 

“此二人再不能相见。若再要相见,怕是会灰飞烟灭。”

 

“二人皆是?”

 

“不然。其中还有学问。譬如若此二人乃危成关系,”太乙真人微微一顿,“咒术则全发于二人之中的危里,肝肠寸断,七窍流血,灰飞烟灭。”

 

“此咒唯一人死亡,方才算解咒。但这般解咒,委实是了无意义。”太乙真人最后一语结了,然后眯着眼等哪吒的问题。

 

哪吒仔细思忖少顷,问道:“此咒甚是奇妙。想必掌握起来甚是困难。”

 

“不错。你倒不必掌握,只需囫囵了解便可。”太乙真人起身,递与他一卷卷轴,“今日,你只细细看看这卷卷轴里如何讲解参商关系便可。”

 

“是。”哪吒伸手接下,然后离开书桌,“我回来便看,我看今日蛐蛐儿叫得欢,必是个好天气。”

 

说罢就跳进了窗外的一方春色里。

 

太乙真人看他离去,摇摇头,打开自己的卷轴,抚摸上面刻痕斑驳的字迹,喃喃道:“敖丙,这是你的选择,如今又可否合你意?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哪吒是不愿受宫墙制掣的。出宫对他乃家常便饭,轻轻松松就跃出琉璃砖瓦,捏个水遁诀溜过护城河上岸,耳畔充斥着繁华闹市里的叫卖吆喝,入眼的是千万张人间的脸面,有哭有笑,值得深阅。

 

他穿着本就随意,混入人群中也只是个贵家公子。吊儿郎当在街上晃悠,那玩世不恭的嚣张气焰倒是让人避之不及。

 

“这位公子留步。”哪吒回头,看到一个破落道士。

 

“你不怕巡逻的打你走?”哪吒靠近他,无礼又粗鲁。

 

“公子,你不来算一卦?”那个臭道士看起来平平无奇,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,和寻常道士没两样,身后背一杆大旗,旗面破败肮脏,上面用朱墨写了个“申”字。

 

“我从前倒没见过你。”哪吒扫视他全身,他注意到,行人大都对这道士避之不及。

 

“那是自然。我一介云游道士,你没见过我自然。这偌大个京城、也了无生趣,我本欲离开、却撞上了你。”说罢,这道士色迷迷瞧了眼哪吒。

 

“你倒细说。”

 

“小公子,你可知道你中了参商咒?”这道士笑起来很邪乎,哪吒听了他话只浑身一颤。

 

正欲再问,忽然巡城的来了。这道士神色慌张,扛着旗撒腿就跑,哪吒又怎会放他走开,急急追上去,问道:“你一个臭道士又怎知道参商咒。”

 

“小公子,你可知为何这城里之人都对我避之不及?”这道士问完之后狡黠地对他眨眨眼,“因为我料事如神,反倒让他们害怕了。”

 

哪吒不理他浑话,继续问道:“参商咒乃系于二人之间,另一咒,何解?”

 

那道士不再回他,倒不是因为答不上来,而是因为巡城的越追越近,他早已应接不暇。哪吒见状停步,回身,掏出携带的太子令牌高高举起:“看清楚了,小爷可是太子,莫再追了,且放我在外头逍遥片刻。”

 

几个领头的停住脚,犹疑片刻,又反复瞧了两遍令牌,才跪地作揖。

 

“回去吧。”哪吒不耐烦地挥挥手。

 

看着一队人马悻悻的背影,那道士拍起手来:“竟然是太子,好气派好气派。”

 

“少说闲话。”哪吒语调冷淡,“如今告诉我,你如何看出来我身中参商咒了吧。”

 

“哎,小少爷,是是是。”那道士满身污垢,却一把揽住哪吒的肩膀。哪吒嫌恶地一甩,那道士摔了个平沙落雁。

 

“咋地?还有脾气?我告诉你,你的右手腕是否有个铃铛?”

 

哪吒略略一惊,下意识扯了扯衣袖,继续问道:“我怎知你不是唬我的?”

 

那道士停住脚步。这是,他们已入了林子深处了。他微微一笑,说道:“好查证得很。你且坐下让我探一探你的魂魄,看看是不是有一个丝线,遥遥连着另一个魂魄。”

 

哪吒凶神恶煞瞪着他:“你若敢从中作歹,准保死得难看。”

 

道士假模假样缩缩身子,然后笑嘻嘻问他:“太子今年几岁啦?”

 

哪吒愣了愣:“十五岁,如何。”

 

道士故作玄虚,半眯着眼睛掐指“无如,帮你算算姻缘。”

 

哪吒一声冷哼,旋即就地盘坐,说:“莫要废话。”

 

道士也不再言语,黏在脸上的笑终于也掉下来,看起来怪正经的。他嘴里念念有词,不知是在念什么咒术。忽然间哪吒觉得浑身一凛,手腕被什么东西吊起来。

 

低头看,是一条红线,从铃铛处爬出来,隐在草丛里不知蜿蜒向何处。

 

哪吒木然,一时无言。那道士也鲜见地不说一话,默默念咒让这线没了。

 

“怎的,太子爷,信我吗?”臭道士打了个呵欠,懒洋洋对他说。

 

哪吒还没回过神来。若真有这么一个人,是谁?他脑海中第一个人名,便是那个,

 

敖丙。

 

哪吒摇摇头,欲挥袖离开,被那道士死死揪住袖摆:“唉,太子爷,倒是你,懂不懂什么是参商?”

 

“不就是不能相见?”哪吒想施术割开袍子,却发现纹丝不动。他瞪了一眼那道士,然后暗自较劲儿。

 

“非也。参商咒,最主要的用途在于同生。”那道士花灰的手指死拽着不放,“一般来说,只有当一个人濒死时,才会被其身边人下参商咒。参商咒可同生,却不能共死”

 

“你的意思是,曾有人用了参商咒救我的命?”哪吒眉头紧锁。

 

话音刚落,忽然有一片乌压压的黑气盖过了林子,一层一层翻滚着朝他二人涌来。黑风在耳边呜呜地嘶鸣,哪吒站定,四下张望,如临大敌,朝那道士吼道:“你在耍什么花样?”

 

“小公子,这可赖不到我身上。此乃瘴妖,困你一时便会放你出去,倒不必大惊小怪。”那臭道士语气仿佛是在家中闲卧一般,谁想是个被关住的。

 

“若小爷非要出去呢?”道士打起座来,哪吒昂着下巴居高临下问他。

 

“无妨。击碎障壁即可出去。”道士歪着头看他,“但你不必费那神了,若能那么简单出去,我也不会在此打坐,这草还怪扎屁股的。要击碎瘴壁,必要里外一同施力,无人在外协助,纵使你天生神力,也百无一用。”

 

哪吒不再跃跃欲试地想击碎这破瘴,满是惊诧问他:“你知道我天生神力?”

 

“可不是嘛。”那道士叼起一根吊着露水的草,津津有味的吮起来,手臂垫着头靠在一块石头上,“说起来,小太子,你当真不关心你身上的参商咒。”

 

“我不记得了。”哪吒不看他,“若他救了我,此生也无法与我发生联系。若我救了他,我更无意关心他是谁。”

 

“错。”那道士“呸”地把草吐出去,“大错特错。你仔细想想,若这人被有心人抓起来,抓住时机往你跟前一塞,你可就一命呜呼了。”那道士摇头晃脑,像私塾里教娃娃读书的先生。

 

哪吒一愣,也随他往石头上一靠。他思量着,这道士的确说的不错。这与他同生的兄弟,竟是对自己大不利的所在。

 

“依我看,你该把他寻出来,”那道士趁机揽住他,“知道他的下落,再派人看住他或杀了他,才能永除后患。”

 

哪吒又一次甩开他:“你是何人?”

 

那道士甩甩旗子:“申氏后人,诨名公豹。”

 

哪吒喃喃念了几声,忽然目露凶光,取出一把匕首抵住他的脖子。申公豹不怒反笑:“怎地小公子?这会儿怎么突然要杀我了?”

 

“你就是我师傅说的那个心术不正的妖士。”哪吒咬牙切齿。

 

“嚯,看起来我名声不小,你师傅居然还知道我的名讳。”申公豹依旧嬉皮笑脸,“手起刀落啊,来啊。”

 

“非也。”哪吒不看他眼睛,过了片刻,方才低声说:“你,助我找到我的商宿。”

 

“好嘞。不过这可难啊!毕竟你二人命数已定,动如参商。”

 

若哪吒此时看到申公豹,必定会被他吓一跳。

 

面色灰恶,毫无笑意,惶惶然如同地狱间的恶鬼,盯着哪吒手腕处被长袖覆住的纹铃。


【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】

 

几个月不更,我糊透了😭😭

【鬼杰】你卧底成O的时候,做好被上的觉悟了吗?.11

我回来啦!明天估计会把以前的链接也补上!

双A强强 be虐身

设定不懂可以往前翻翻👌



王琳凯回去的时候,高大的建筑只剩下一个脆弱的空壳,火光还在摇曳,许多人在烈焰的背景前抱头四处穿梭。

 

他反方向跑向了起火的地方。朱星杰还在那里。我要找他

 

几个亲信焦头烂额地在旁边打电话,看到他回来如临救兵地迎上去,王琳凯冷冷甩下一句话:“朱星杰在哪儿?”

 

几个人都愣了一下,面面相觑,然后哭丧着脸对他说:“鬼爷,里面情况太乱了,人完全进不去了。”

 

王琳凯觉得浑身上线的血液都在沸腾而极速流通。脑内一片空白,但又隐隐发热,他不敢再继续想,如果朱星杰就这样出不来了会怎样。

 

我要亲自去把他带出来,我要亲自保证他平平安安。

 

“赶紧给我提桶水来!”王琳凯把好几件衣服浸透在水里然后穿上,用毛巾捂着口鼻冲进了火海。

 

他在冲进去的一刹那觉得自己在犯傻,觉得自己不可理喻,觉得自己已经命都不要得做一场稳赔不赚的买卖。

 

当火舌舔上他的皮肤的时候,他就开始犹豫,开始退却,开始质疑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要为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做到这个地步,为这个十有八九要害他的男人豁出性命。

 

每走一步,质询就更深刻,每走一步,那份所谓的爱意似乎就在一点点被高温撕碎。环境极端恶劣,他觉得自己的皮肤如同即将被岩浆冲开的火山岩皮。

 

值得吗?值得吗?值得吗?他每走一步都在这么问自己。

 

或许不值得,但是你都停不下来罢了。

 

王琳凯自以为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,他自以为再没有什么灾难对他来说算得上惊心动魄。直到今天,他身处火海,去救他那个终于被他承认了的神秘的爱人。他想,如果这是他单向的赤忱,他一定不让朱星杰好过。前提是他们都还活着的话。

 

他一路闪躲过坍塌的房梁,钢筋板一次一次被他堪堪避过。他不考虑等一下如何回程,仿佛只有找到朱星杰才是宿命。撞门而入的时候,他知道自己要撑不住了,但那个人就在眼前了。

 

他在火光里,好像也在燃烧,手臂上有献血滴落,站在窗前惊愕地看着王琳凯闯进了门。

 

他还活着,真好。王琳凯觉得自己下一口气上不来了。稀缺的供氧和绝对的高温早就令他不堪重负。

 

我亲自找到你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王琳凯醒来的时候躺在床上,朱星杰趴在他的头边睡觉。

 

他侧过头嗅他的头发,能够闻到柠檬味的酒香。很舒心,也让人魂不守舍。

 

他在梦里一遍又一遍的闪回着那个夜晚的火海。他一遍又一遍被迫重新感受被高温压迫撕碎的煎熬,以及他在失去意识前看到的那双蕴含着复杂意味的眼睛。

 

王琳凯仔仔细细琢磨朱星杰当时的那个眼神。他看过太多面临绝境的眼神,慌乱,爆发,平静,绝望,瘆人,悲恸。

 

很多很多,都不像他那样。

 

朱星杰当时的眼睛好像在说:“这不在我的意料之内。”

 

他当时是要跳窗逃生的,意识显然十分清醒。从床边蔓延到床边的血迹,代表他的枪伤着实不假,可他的反应绝不是被逼到绝境的人该有的反应。看到自己的反应也绝不是看到救兵的第一表情。

 

与其说他想跳窗是困兽犹斗之举,不如说更像是万事俱备的一环。

 

他轻轻拨弄朱星杰的头发,一圈一圈环过指尖,然后又去抚摸他后颈那个许久没碰过的腺体,轻轻摁压,然后舔舐自己的指尖。

 

浪漫上瘾的朗姆酒香。王琳凯觉得自己好像身处灯光橘黄的老式酒吧,还有刺鼻的香烟味缱绻在酒气里。

 

他拍拍朱星杰的脑袋,轻轻说:“该醒来了。”

 

朱星杰的脑袋在他手心蹭了一下,然后慢慢的抬起来,轻轻的晃了晃头,眼神迷蒙地看着他。他眼睛里还有淡淡的血丝,氤氲着泪气。

 

王琳凯想,既然救都救了,一时的美好幻景总该好好沉浸其中。

 

他吻了一下朱星杰的额头:“杰哥,你平安就好。”

 

朱星杰稍稍往后退了一点,但很快就迎了上去。

 

这个吻有多长,时间还能计量。

 

但他们如今这样还能有多久,却只能是恍惚的黄粱。

 

 

 

 

“阿杜,那天晚上的事情,详细给我说说。”王琳凯摁着太阳穴,一边让医生上药,一边盯着他的助手。

 

“鬼爷,那天凡哥带着那个小妖精非要进嫂子的房,说是要临时操刀给嫂子治病,我们也半信半疑,但毕竟是凡哥,我们就也不敢多问。”说到这里,阿杜缩了缩脖子,看了一眼王琳凯。王琳凯扬了扬下巴示意他继续。

 

“然后凡哥进去之后就没声儿了,忽然就传出一声枪响,我们刚要冲进去,凡哥就带着那个妖精冲出来,还打伤了好几个兄弟。之后忽然就从库房开始起火,凡哥已经不见了。火势越来越大,我们是在冲不进去,还好您回来了。”阿杜最后赶紧补上一句,谄媚地朝王琳凯笑。

 

“那我和朱星杰是怎么出来的?”王琳凯漫不经心地盯着自己刚被包扎好的烧伤,继续问道。

 

“啊?不是您把嫂子救出来的吗?”·阿杜也愣了。

 

“你把那天晚上你知道的讲给我听。”

 

“我也不知道什么啊,我们是在嫂子窗外看到你们一起跳下来的,然后摔在一丛刚剪完堆起来的枝桠里。之后我们赶紧上去把您和嫂子救起来了。”

 

“刚剪下来的枝桠?”王琳凯眯了眯眼睛,“平时园丁会放在那里吗?”

 

“呃,这,我也不知道,但万幸他这回放那儿了啊。不仅如此,幸好还浇了水才剪的,枝桠上还是湿的呢。”

 

这果真是你天衣无缝的局吗?王琳凯在另一个临时据点不再设限朱星杰,但要求和他同房睡。他回到房间看着朱星杰锁眉翻来覆去看他包扎得很精致的伤口,疑虑重重。

 

所以你当时那样看我,认为我突然出现反而使你周全的计划出现了疏忽吗?

 

王琳凯觉得心脏被扼住。如果真是这样,万一真是这样。

 

如果真心不过是他的阻碍,如果真心不过是被利用的法门。

 

“朱星杰,我该和你谈谈了。”王琳凯敲了敲桌子,一字一顿地对他说。



快给玻璃心复健废物点红蓝呜呜呜!我尽量赶快地写到极限高潮!

思来想去,决定再开一个号


 @A-Wong 文学家 点击看王艺每日男友ns文学


这个号以后还会是纯纯的星鬼绝美爱情相关号哈!

点击就看男友ns文学!


你妈的,我受够了wb首页全妈粉了。


今日我要开始每日男友文学!!!


(单人tag 不妥删)





王晨艺笑着闭上眼睛,抱着怀中柔软的抱枕,以为会有一个温柔的亲吻落在额间。



却没想到是那么大的力道直接把他推倒在床上。他环抱住抱枕的双臂一下子打开,然后慌忙地睁开眼睛,就像夜里湿漉漉的月亮。




他想要抬起上半身,却无处可逃。眼前的黑影慢慢地向他压下去,王晨艺只好用右手手肘挡住眼睛,另一只手紧紧扣住你撑在他脖颈旁边的手腕。




“宝贝儿,怎么耳朵就红了?”他的双腿很听话的跟随你的强势而有力膝盖慢慢打开,但却微微颤抖,如果不是你紧紧贴着他撕开他柔软的筋骨,根本难以捉摸。




“不许不说话。不许遮眼睛。”他悄悄把手臂放下来一点,发着光的眼睛刚瞟到你炽热的眼神立刻又闭上,重新用手肘挡住。




你狠狠咬了一下他的锁骨,他轻声呻吟了一下,然后整个身子柔若无骨的扭了一下,像是在撒娇,手却依然不挪开,倔强得很。你也不在乎,直接将手从他的下衣摆伸进去。




几乎就在触碰到他有韧性的腹肌的一刹那,他立刻伸手想要抓住你,脖子都开始泛红,眼睛眨也不眨得盯着你。




你不为所动,依然仔细的摸过腹肌有质感的纹理,王晨艺小小声说:“别呀!”却又不敢乱动,一只手虚弱抵抗者,毫无作用,最后只好闭着眼睛由你掀起上衣,从腹肌一路抚摸亲吻到胸前。




他浑身已经发热了。身体透露出鲜嫩的粉色,水红的眼眶让人脑内只有充血的欲望。




但他还要说:“别闹了,起来嘛。”




偏偏语气就是九成九的勾引,尾音微微上扬。




你实在受不了了,用膝盖往他腿间重重一顶,然后吮吸了一下他的耳垂。




滚烫,绯红,如同等待采摘的鲜果。




“宝贝儿,你说了不算了哦。”你一边说着,一边将手向他身下伸去。





那个,再和大家说一下,我知道有好多车被锁啦,但最近管的严,我过段时间会开出来哒

【星鬼】艳骨痴爱(car

 @Te amo. 联文


上一棒: @潘 


【星鬼】艳骨痴爱


https://m.weibo.cn/5271759109/4385677221250708


哇lof速度也太快了!再重发一次

设定有点像abo,但不太一样

以及为了顺口把Plan B改成了Plan

以上.



下一棒: @我和faker五五开. 

【艳骨痴爱】


“多情也是你,我偏向死而生。”


“独爱一副赤裸的艳骨,再生出溃烂的嫩肉和肌理。”



第一次写联文!紧脏!大家期待一下各位太太吧!



Te amo.:


刚下过雨,空气弥漫着新鲜泥土和雨露的味道,树间嫩芽也被挂上泪滴。


鲜花悄然盛放,等待着有缘的生物将花粉传播。夜色轻织,夏日蝉鸣,天空上闪烁的星星格外璀璨。


他亲吻着他的唇,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耳后,粉红色一点点占据着他的耳朵,热意在脸上蔓延。


我悄悄打开那个发了霉的枕头,里面装满的是他与他在夏天最甜蜜的梦。


Te amo,无论什么地方都只有我爱你。


那么,你愿意与我们一同在六月二一,品味这夏夜的温柔故事吗?



6:00 @Yellowkiss /超级制霸


7:00 @沐音呐✨ /星鬼


8:00 @九儿妹妹鸭 /超级制霸


9:00 @AKA_freedom /星鬼


10:00 @假装失智 /毕侃


12:00 @F‘u /星鬼


14:00 @樱柒. /坤廷


15:00 @VONGYIKIU /卜岳


16:00 @潘 /卜岳


17:00 @花远咕咕咕 /星鬼


18:00 @我和faker五五开. /星鬼


19:00 @季怎啊 /星鬼


20:00 @炙炎 /星鬼